南方诗社|母亲节特辑

澳门赌钱官网:张晓岚发布时间:2018-05-13浏览次数:81

  

告别母亲的时候

    ——郭思恒


我习惯飞翔的日子

窗外书里有自在的天堂

 

我热爱探索未知的岛屿

虽然常常回忆故乡

 

请原谅我

在每个起航的日子

沉默无言地扬帆

 

请原谅我

在每个应当告别的时刻

都呆滞着

不善告别的目光

 

你的拉扯

使我不曾偏离方向

你给的自由

教我成为自己所想

 

母亲呵,请记住

当望着我远去的列车时

改变的是距离

不变的是血脉心肠

  

  

 

母亲

            ——李钰滢


沾满油星的锅铲

凿开一个缝隙

在布满青苔的坚硬墙角

孕育出一个我

青苔殷红

 

曾经不食人间烟火的灵魂

屈从于一个初生婴儿的嗷嗷哭声

我深埋地底多年的乳牙

一定还散发着血乳交融的芬芳

而深秋,腐草羽化成萤

 

母亲,在一个个黎明前的长夜

你拥我入怀时

矿石般的指甲嵌进我的骨血

阴郁的魔鬼死亡

 

今夜又下着雨。母亲

你月子里落下的腰痛病可害得厉害

母亲,你吃得笑开怀的那道西红柿炒蛋

我忘下的盐还在灶台

 

母亲 母亲

这辈子我一定要翻山越岭

请来最好的乡下木匠

重新修缮我们古厝的青瓦围栏

疾风暴雨在墙外

彩蝶翩飞在墙内

 

在那三跪九叩的朝圣路上

本该深堕轮回之苦的爱欲

也曾熠熠闪光

释迦摩尼佛的眼里

望进了

摩耶夫人的胎盘

 

没有一个女子像你

  ——曾丽红


没有一个女子像你,

用珍爱的黑发交换岁月,

给予我挺立身姿的时间。

镜中的美人迟暮,

你无暇留意微霜的鬓角,

却将凝望缝在我的心上。

 

没有一个女子像你,

像你这样顶着汗珠子吟唱,

催眠了长夜黑色的眼,

摇动着手中淡绿色的清凉。

梦里的夏夜很美,

就像你送我的这满天星光。

四十八岁的女人

         ——施春楠


四十八岁的女人偏执的崇拜女性主义

她在看战争片的时候睡着

别出心裁的肥胖和黑色素

让她在旧色的沙发上发出男人的声音

她活得焦虑和清醒

睡着的八个小时

给她的幺儿打了三个电话

说怀疑自己有糖尿病

她不关心她幼儿的生活

她觉得她的幼儿只要有物质的陪伴

就不会日渐迟钝

她的幼儿因此抱怨

她不够烂漫

她的幼儿嫉妒别人二十岁时

她们四十八岁的母亲

却在清晨的镜子里

看到了自己的

温润的 冒险的 善良的

二十岁的母亲

 


母亲

       ——王倩妮


河水濯着她的发辫

直到她结婚,袖口有了盐末

她学会了处理一条鱼

学会了酿制米酒

她会为我祈福

为我带回艾草、柚子叶

她养着观音莲

等着我长出乳牙、恒牙、智齿

看着我哭泣、嬉笑、静止

 

水面,她的前额

我看见流水的路径

带着清澈的影子,流向平和

后来一截枯枝,落入水中

漂走了

她穿上丧服

送别她的母亲

我忘了

原来她和我一样,是个女儿


“让我帮你梳一次头吧?”

你的语气开始略带哀求

镜中满脸色斑肤色暗黄的你

突然在此时

被我打量千千万次

 

时光匆匆在指尖流淌

蓦然回首来时路上的阳光

怎奈触到岁月冰冷的墙

似白驹过隙的芳华里

柴米油盐早已是主要话题

 

今夜,我想载着星星潜入你的梦里

去窥探一下梦里关于女儿的秘密

看看你是否还在意那时,

我悄悄把我作文中《我的母亲》,

在愤怒中撕去

 

相夫教子的二十年里

严肃的母亲从不哭泣

父亲小小的的戏谑

害得你对着一叠叠山

故作镇定

偷偷把眼泪抹去

母亲

           ——李佳奕

 

正午日头下闪光的白色的茶籽花

能不能让人见识 何谓如火如荼

挥着小锄头的母亲 一把一把填整好土壤

如同展开一张揉皱了的纸

 

茶籽花扑腾着化成一树的蝴蝶

母亲每路过一颗茶籽树

都是一树蝴蝶的欢欣

 

然后满山的蝴蝶衔来了满山的桑葚

一路辗转藏在我宿舍的柜子里

藏在我的手指缝中

藏在我的胃里

 

母亲从来不说什么

只是那句话

——篮子记得带回来

下次还可以盛杨梅

母亲

           ——张亚阁

 

我是老二

花钱买来的

所以你要多爱我一些

但就今天的政策看来

我已经贬值了,就像

一支只跌不涨的股票

你又何必再执着地投资呢

 

“中午吃啥?”

“你做啥吃啥。”

“做的你都不爱吃。”

我不爱吃的你也不会去做。

这就是人类旷古绝今难题的答案

 

际遇可真是个好东西

但总把握不到

眼见日光不断在你的发间搁浅

我也老老实实地走起路来

光明大道谈不上

但也是在慢慢升值自己

写给母亲

              ——吕东旭

             一、

欣喜贯穿全身,我于漫长期待中

抵达。白炽灯抚摸着我的皮肤

晨光喷薄,占据你全世界的焦点

 

暮色爬上灶台,饭香总是扑面

皱纹将岁月的馈赠一一笑纳

你从不拒绝有关我的一切

 

终于发觉你青丝变为斑白

此时我已长大多年

 

            二、

摊开时间的双手

厚厚老茧雕刻成世上最优美图案

无助之眼神宣告了衰老降临

你走后,开始怀念絮叨的语言

 

当春草和麦田清晰可辨

露水还没在深秋凝结

你瘦削的身影又在门前等我

亮灯等着跑累了的稚子归来

 

大雪三日,我多么渴望

你再反复说着乡村诡异的传说

吓得我躲进你怀中  安然入眠   

 

 

在母爱面前,任何表达都略显苍白

只愿全天下的母亲:

节日快乐,幸福安康!

  


——the en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