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诗社|社团成员二月诗作

澳门赌钱官网:张晓岚发布时间:2019-03-18浏览次数:142

                                               南方诗社 二月诗选

  

 退网的下昼

  施春楠 


我开始在网络上联系不到她

选择了天气平和的下半昼给她打电话

得知她已退网半年

我闻到了一点橘子味

顺着和她她询问了步骤

 

首先要

平凡

请保持 一直上网

陷入消费主义的圈套

其次要

傲慢

请确保 完美主义

谈论一些道德

踏入大多数伪艺术的行当

只管做皇帝

人人都有新衣的福音

 

那最后呢?

最后你会失望

像是得一些胃病

成为批评家或者

语言学家

当然了这也可以是别人

 

我一直感觉到温带的橘子

或许她也闻到了

便很快的挂了我的电话

最后是我猜的

为了完整的艺术

务必请求圆满

 


黄昀晴

本诗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和洞察力,针一样的字句力透纸背。诗人在首节点明“退网”的含义,引出诗人写诗时的情境,“橘子味”是诗人内心依然存在的温柔气息,第二节之后语言毫不客气,对这个网络时代的芸芸众生进行了总结性的归纳和尖刻的批判,人人在周围环境的裹挟下都会自觉不自觉地穿上外衣戴上面具穿梭,进而变得虚假而又沾沾自喜。相信大多数人都可以在这首诗当中看到自己或多或少的影子。


李钰滢

这首诗以局外人的理性角度,描述了一种网络时代的现象,消费主义、伪艺术、批评学家、语言学家这样的字眼,无不体现作者对网络社会的深刻体察。又第一节和最后一节的橘子似有一种把人拉回网络外去体察生活的热切期盼,但结尾已经表明最后是我猜的是为完整的艺术而虚设的结局。可见作者敏锐的洞察力。

  

  

  

腊八

  郭思恒 


腊八的天,我没有喝粥的习惯

突然想念羊蹄甲的花,在这个冬日

也只是一种徒然

 

冻风舔着我,而暮云催着寒月入梦

缺乏仪式感的生活,如同白水

腊八的粥,似乎不得不饮

而我早已,忘了如何

如何依赖节令,度过生活

 

日子缓慢向前推移

挪动记忆的弦,弹出

哀悼旧岁的新曲

城市生涯终如水泥凝固

我劝勉自己,像鹰,像鹿

远行如歌,直到心中的堡垒

把城门大开

 

姜容金

腊八的天,我亦无喝粥的习惯,但其实喝不喝腊八粥又有什么关系呢?说到底不过是一种仪式,只因先人这么做,后人便也这么做。

可如果腊八不喝腊八粥,那么这一天便如其中的任何一天那般,并没有什么特别,所以说腊八的粥,饮的是那仪式感,饮的是那古今之人赋予它的寓意。我想诗人所说的“缺乏仪式感的生活,如同白水”大概是如此吧。

我时常觉得日子过得飞快,常常来不及捕捉生活的影子。可诗人选择将时间放慢来看,“日子缓慢向前推移  挪动记忆的弦,弹出  哀悼旧岁的新曲”,蕴涵着辞旧迎新的感伤。喜欢诗中最后涌动的力量,生活即使千篇一律,也可让自己像鹰一样翱翔,像鹿一般自由,即便远行也可不必悲伤。

 

西北的冬天是裸体的                                

郭峰 


西北的冬天是裸体的

不是冬天的西北

冬天是个人

西北只是个地方

 

西北的冬天是裸体的

一丝不挂,内裤都不穿

好久没洗澡了

积了一年的污垢

斑驳地附着在它的黄土山上

 

冬天是个人

我爱它好多年了

我叫它冬天

因为我们都只在冬天遇见

 

有时候

在遥远的南国

它也会穿上俗艳的衣服

但我还是喜欢冬天裸体的样子

像一个刚脱毛的西北汉子

松松垮垮地朝澡堂子走去

 

冬天喜欢用雪水洗澡

那是世间唯一一种有资格滋润他的水

等冬天从澡堂子里出来

一件件地穿上衣服

春夏秋冬重又开始轮回

 

西北的冬天是裸体的

不是冬天的西北

西北是个地方

而冬天只是个人

 

郭思恒

这首诗歌将冬天拟人化,“裸体”、“污垢”、“用雪水洗澡”,让人读着想起北方热气腾腾的澡堂,具有画面感。西北的冬天,它赤身裸体,坦荡的不单单是肉体,还有内心。与“遥远的南国”的冬天不同,西北的冬天不着俗艳的衣服,它将身上积攒的污垢附着在黄土地上,让身上的“老泥”与黄色泥土重遇,让生命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

明天

  李钰滢 


明天会更好

明天太阳会更大

明天花儿就开了

明天我们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多么可喜

明天我们离重生

又近了一天

 

张亚阁

《明天》读起来是一首简单的短诗,不含静心的雕饰和语言技巧,甚至于它的写作意义都是直白地暴露在读者面前的,如同是一个打开的箱子,一眼便看清了里面所有的宝藏。一开始是欣喜愉悦的(“明天会更好”前三句),只是待走近后拿起,才发觉这宝藏是沉重的,掂在手里却像压在心上(明天我们离死亡又近了一步)。至此我们这才体会到作者的悲情之心,她好像是在做着某种挣扎,又好像是已经全部放下。随之一个迂回(多么可喜),令人措手不及,茫然间得到安慰:明天我们离重生/又近了一天。一种宗教式的领悟与升华浮现,我们完全和作者共情了起来。这是一首打开的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